中文
焦点图片
马房管理

小偷入室盗窃捅伤业主 小区物业有没有错

点击量:   发表时间:2019-07-07 20:51

  日前,市民文先生(化名)来电向本报律师团咨询,他说他和同小区的多位业主一起,想要起诉小区物业,原因是物业在安保方面的疏忽导致多户业主家失窃,而文先生甚至还被小偷捅伤了。

  事情发生在几个月前。一天晚上,忙碌工作了一天的文先生感觉特别劳累,上床睡觉的时间比平时早了两个小时,结果睡到半夜就醒了,正当他努力地想让自己再次入睡时,突然听到卧室外有一些细微的响动。他想起当晚在外应酬完回到家,把皮包和外衣往桌子上一扔就进屋睡觉了,手机、钱包什么的都在包里,“难道这么巧就进了贼了?”

  文先生没有开灯,悄悄地起床走到卧室门前,打开一条门缝往外查看。果然,在黑暗中,有一个人影正站在客厅的餐桌前摸索着。文先生压抑着自己紧张的情绪,深吸一口气,猛然打开门,大喊一声:“你干吗!”

  那个人影显然被这一声突然的大喊吓了一大跳,身子一震,继而转身向洞开着的大门冲去,但就是那受到惊吓后的停顿给了文先生追上来的时间。

  就在人影即将冲到门口的时候,文先生揪到了他的后衣领。令文先生没想到的是,正当他准备好与对方搏斗的时候,突然发现转过身来的对方手里握着一把小刀子,而且已经捅了过来。文先生连忙闪避,但依然被刀子划伤了腹部。一阵疼痛传来,心慌意乱之下,他捂着腹部连连后退,看着对方夺门而出。

  缓过神来的文先生大喊“抓小偷”,一边追到楼下,但小偷早已不见踪影,反而是几名保安刚刚从远处跑来。之后,文先生被保安及一些听到叫喊出门查看的邻居送到医院救治,经检查,幸亏文先生当时闪避及时,被划伤的腹部伤势并不重,缝了几针,作了必要处理后,就能回家休养了。

  回到家中,文先生查看损失,发现包里的东西散落在餐桌上,其中没有手机和钱包。他找到物业,要求查看监控,发现那名小偷是午夜时分从小区两个岗亭之间的一处围墙翻入的,之后进出过多个楼道,听物业说,已经有多个业主来反映当晚家中失窃了。半夜两点多,小偷进入了文先生家所在的楼道,大约半小时后,又从该楼道口飞快冲出,显然那就是摆脱文先生后的逃离时间。小偷是按原路逃离的,路线正好跟后续赶来的保安错开。

  文先生感到非常气愤,且不说小偷对自己造成的损害,他认为自己每年交那么多物业费,结果物业公司连小偷进入小区都不知道,而且事情发生后,自己拼命叫喊,但直到小偷跑得无影无踪了,保安才赶到现场,“难道物业公司的安保措施都是虚设的吗?”这个想法得到了许多业主,尤其是当晚家中同样进了小偷的那几户业主的支持,他们集体向物业抗议,要求赔偿。

  物业公司自然不同意赔偿。他们认为很冤枉,“小区内设有76台监控探头,监控室内有8台监控屏幕,都可以切换探头视频,而且依照小区物业安保部排班表,当晚该时段值班人员共10人,得知情况后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可以说我们已经尽到职责了,发生这样的意外我们很抱歉,这也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但是我们这边真的不存在失职行为”。

  对于物业方面的解释,文先生等业主不认同。他们认为,事情发生在夜晚,小区内的监控探头在夜晚光线不佳处只能显示漆黑图像,而且当晚值班人员的领班请假了,由一名李姓同事替班,而李某之前并未从事过保安工作,也无相关培训证书。更过分的是,从监控视频可以看到,从小偷翻墙进入小区开始,曾4次出现在监控视频中,而当时10名保安正常值班及巡逻,却无一发现,直到文先生叫喊后才知晓有小偷,“这不是失职是什么?”

  双方争执不下,文先生等业主试图起诉小区物业,因此来向本报律师团咨询相关事宜。

  本案涉及物业管理企业的安全保障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是指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群众性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应尽的合理限度范围内的使他人免受人身及财产损害的义务。违反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而物业服务企业对其服务的物业区域负有维修、养护、管理和维护义务,是当然的管理者,因此也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安全保障义务最重要的是“应尽的合理限度”。具体到本案,文先生所在小区内的公共道路属于公共场所,由于小区本身并不禁止外来人员进入,而围墙、门禁等设施亦不能绝对排除不法分子的入侵,小区物业收取物业服务费,即利用上述公共场所营利,并对上述公共场所拥有控制力,因此应当对处于小区内的业主负有相应程度的安全保障义务,该义务至少应达到对小区内公共场所的人、物情况进行有效监控,积极开展巡逻,及时发现并排除存在的危险,提醒业主注意人身财产安全,避免危险损害,必要时采取报警等措施请求有关机关介入消除危险源。

  虽然小区物业声称自己已经尽到职责,但事实上,他们在安全保障方面依然存在过错,如监控安装不足、位置设置不合理、画面不能正常显示,安保知识普及不足、技能培训不足、日常管理制度不足、深夜巡逻制度及巡逻方式不合理或存在漏洞、突发事件应急处置不到位等。因此可以认定该小区物业未能充分、合理地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二款也规定:“因第三人侵权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由实施侵权行为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赔偿权利人起诉安全保障义务人的,应当将第三人作为共同被告,但第三人不能确定的除外。”

  鉴于本案受害人的损失是由小偷直接造成的,因此物业公司在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情况下,应向受害户主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这里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物业的赔偿范围不一定与受害户主的全部损失相符,而是仅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二是如果受害户主起诉小区物业,需要将小偷列为共同被告,一并告上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