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焦点图片
马术新闻

称多教育局局长:六所不通电学校是我最忧虑的

点击量:   发表时间:2019-05-26 02:16

  中国网9月11日讯(记者 冯竹 段留芳)这是第三次采访索昂尼玛局长,我们叫他“震后局长”,他上任的头几个月玉树就发生了地震,他所在的称多县学校损毁也非常严重。作为称多县的儿子,这几年他带着五百多名玉树老师把八千多名玉树学生的教育工作上了一个新台阶。索昂尼玛局长比四年前震后见到他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在他的努力下,玉树州称多县这样的一个六类环境地区得到了社会的空前关注。他站在各国、各地援建的功能完备的校园里,内心依然忧愁,他希望藏区的孩子能够有更好的老师、更好的教育资源、更优惠的教育政策、更美好的未来。作为称多县的儿子,他深爱着这个只有6.1万常住人口的、平均海拔超过4000的大地……

  局长:幼儿园的这一块,咱们称多这个幼儿园开办了八所学校,也是从春节以后开办的,到目前为止,全县幼儿园一个教师编制都没有,而且师资紧缺,人员缺口比较大,也是我们比较急需的一个问题,像今天咱们看到的这个幼儿园,学生规模不是太小,但是没有老师,仅有的四个老师还是从小学借调过来的。再一个问题就是教师,比较大的一个问题,我想以后能不能把这个骨干的老师,学科带头人,教学能手等这样的老师,下派到这个边远地区进行支教,还有就是义务教育方面的问题,咱们在这个地方实施的是九年义务教育,我们做过多次的教研,很多的老百姓希望把这个九年义务教育提升到12年的义务教育,最近我们也看了一些其他的少数民族的一些做法,都有12年的义务教育这个实践。

  局长:在“民考民”的这个方面,就是民族学生考大学这一块,像咱们这个政府层面,有这个政策增加藏族学生招生的计划,还有多渠道的招生门路,给了一定的政策性的支持,但是到目前来看,民族学生上大学的比例还是普遍低,这是一个大问题,上一本的几乎达不到20%,就是上二本的大概也就不到30%,大部分的民族学生上的就是专科,这一部分学生出来了以后,只能在当地服务,因为他的各个水平能力都达不到,所以他对未来的这个教育起一个负面的教育,因为他本身的水平就这个水平了,然后到了这个地方以后去给下一代的孩子做教育,还是这样,这是“民考民”的这一方面。

  局长:健康教育也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咱们这个民族说实在的,有一些做法比较落后,尤其是像健康这一块的尝试,掌握得不是太好,所以传染得比较严重,就拿咱们这个西宁第四人民医院来说,他是一个传染病医院,我们有过一次调查教研,基本上95%都是我们的藏族同胞,因为他从小不讲究卫生,他对卫生的这一块掌握得不是太好,所以导致了很多的传染病,我想这个也需要引起一些高度重视。

  局长:高考有45分的照顾分,但是这一个咱们说实在的,这个牧区,各个方面比较落后,尤其是这个教育方面比较落后,尤其像这个教育的基础不扎实,因为他有地理的因素,气侯的因素,环境的因素,除了咱们当地的老师以外,内地的人不愿意来我们这里教学,所以培养出来的都是当地的老师,说实在的因为他本身的基础差导致这些老师的水平也不是太高,所以对孩子教育有负面的影响。

  记者:刚才您说了大概有四五个问题是需要亟待解决的,那因为现在把教育强县作为称多县最大的一个民生工程,有没有一些亮点能够与我们分享。

  局长:地震以后,我们的各个层面都付出了很多,后来跟一些老师交流,采纳了一些建议,比如派一些教师出去学习。这批老师出去以后才发现,我们这里的真得非常落后,要达到人民的满意,达到家长的满意,有一定的差距,所以我们在第一年就定了一个教师的观念转变,第二年开始我们就强化管理理念,第一年是观念年,第二年是管理强化年,第三年是空间管理年,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抓管理,基本上管理比较规范了现在,而且我们现在也实行另外传统文化进校园,这个咱们明天到学校去了以后就可以看到,这是一个亮点。

  局长:中华民族的三字经、弟子规所有的这些都有,第一年我们提到的是民族文化进校园,然后又进行了传统文化进校园,这是玉树这边比较好的一个做法,后来我们又实行了健康教育进校园,我们先从学生开始,做这个事,让学生知道这个最基本的尝试以后,我们由学生来带动家长,用家长来带动社会,效果挺好的,尤其是比较突出的是咱们最边远的、最艰苦的地区,效果更好。

  记者:那局长,我们这个寄宿制学校是以前一直就有,还是这两年为了整合区域的教育资源才建立的?

  局长:以前一直有,但是我们现在跟过去的做法不一样,之所以把这个拉布乡中心寄宿学校和实验学校全部改成封闭式的管理,全是寄宿制,是因为我们分析过很多问题。在发达地区,就是你学校在这里,你的家就在这里,我把这个学生搞成封闭式的管理,学生住在这,吃在这,你们可能都是不同意的,因为他要有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他都需要,我们这个地方说实在的没有家庭教育,社会教育都是零,所有的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都是学校来承担,没办法,学生回去了,放假了以后,老师布置了什么任务,什么作业,一个过问的都没有,只有把这个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全安置在学校,才能让学生接受到比较全面的教育。

  局长:我2006年是副职,2010年4月份当的正职,地震前期才当的局长。

  局长:连电都没有,第二个的话他信息不通,什么手机,电话什么都没有,第三个这个交通也不便,都在山谷里,第四个问题尤其是这个吃水问题,比较困难,他到了9月以后,下了雪以后都可能要结成冰了,结成冰了以后可能这个水就喝不上了,只能挖这个冰块,然后把它弄成水,再一个医疗条件没有,可以说是0,像这所学校,咱们全县23所学校有6所这样的学校。像咱们留住老师这一块,咱们县上这个层面,分六个地区,最艰苦的地区是一流地区,那里的教师每个月有700块钱补助,他一年可以得到7000多的补助。另外的从交通上、从气侯上和通电这方面比较好的地方,我们定为二流地区,他的这个补助是一个月补助500块钱。在三流地区,也就是咱们县城这一块,比较远的、高海拔的、比较远的地方定为三流地区,这个是300块钱。四流地区可能大概是有100块钱。

  记者:你上任局长没有多长时间,我们玉树就发生地震了,那现在有四年的时间了,您觉得这四年对于您个人来说有哪些变化?关于教育有哪些变化?

  局长:首先说这个地震实在是一个灾难,失去了很多人,但是这个灾难的同时,对我们也是一个机遇,可以看到咱们学校的建设,确实可以说是超越20年的建设,已经出现了,地区现在都不是一个大的问题了,基本上满足了要求,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软件这一块上,教师的培训上,教师能力的提高上,存在这些问题。

  局长:这个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个可能是我想从这个国家的层面,教师出去培训这个都有,但是说实在的,我们是非常愿意出去培训,但是我们这个师资的力量摆在这里,你出去一个老师就没人带这个课,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通过近几年,咱们从比较发达的地区,教育资源比较多的这个地区的执教,这个可以代替一部分出去培训的,可以给他顶岗,你像培训大家都愿意培训,但是你像培训里面咱们这个师资这个比例,一个大问题就是这个,就是缺口这一个,从真正意义上讲,从国家的要求来讲,按照这个实施,我们还是可以,基本上达到这个国家的要求,但真正你下去了之后,我们这个居住分散,在这种情况下,你按照这个师生比例去算的话,真的没办法算。可以说这个学校20几个老师,他的编制是20多个老师,那你看看一个班19:1的线几个学生,一个年级的话,一个是汉语课,一个是藏语课,一个数学课,一个综合课,一个音乐课,你就六门课了,学生都有20多个,不到30个学生,那么按照比例去算的线的比例来算,那就一个老师多一点。希望以后把老师分配的编制的这个问题上,能不能按照这个边远牧区,资源比较少的,居住比较分散的这一块地方,能不能以班为单位去下这个编制,像咱们这个城市,那就资源比较集中了,那肯定是可以的,到目前有一些可能还是不合适。

  局长:当然这个可能做一个教育局长,尤其是做一个少数民族地区的这个教育局长,这个责任是比较大的,因为农民这个教育的意识是非常淡薄的,要搞好教育应该说不仅仅是你建一个漂亮的学校,不仅是一个好的学校,还要成为一个好的学校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可,应该从一个教师的层面,从一个家庭的层面,从一个社会的层面,都要支持这个教育,才有可能有希望把这个教育搞上去,从咱们到目前的情况看,说实在的,咱们教育的这个意识,老百姓教育的意识非常的淡薄,所以怎么说呢?搞这个教育到牧区这个地方,难度是非常大的,当然难度再大,作为一个当地的人,作为一个民族的人,想把这个地方,尽全力想搞好这个教育,反正困难是有很多的,困难也多,问题也多。

  记者:这次活动是我们中国网主办,狮王教育、古尊表业、北京阳光秀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神州租车、鼎盛教育和华图教育协办的一次公益活动,因为我们觉得今年是教师节三十周年,作为媒体我们应该要举办一些有意义的活动,再者,我们也发现在教师节的报道中,关于藏族教师的这一块一直是一个报道空白,所以我们组织了这样的一次活动,我们是以一个媒体的视角来做的这个活动,那您能不能以一个称多人的视角,来谈一下对我们这次活动的感受?

  局长:说实在的,反正我也当过这么长的领导,搞了20几年时间了,像这样这么支持我们当地的活动从来没遇到过,你做这个活动的这段时间也是中秋节,大家都放弃了这个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来这么远的地方,气侯这么差的地方,确实我们是特别的感激,特别的感动,说实在的,因为我们刚才前面也说了,搞这个教育,有20多年的时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再加上尤其像你们中国网,亲自主办,而且还带了这么多的媒体,还有企业的代表,到这来,为我们送温暖,真的很激动,非常激动。

  局长:有什么报什么吧,看到的,听到的,从各个层面,各个角度去看,我相信毕竟和很多发达的地区相比,差得很远很远,但是我们不怕,我们贵在发现问题,我们凭着我们的感激,凭着我们的良心做这个事,我想或多过少有点收获,有点成绩。